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洛城快讯

洛城快讯 门户 热门新闻 查看内容

美国仓皇撤离阿富汗意味着20年来的误判持续到最后

2021-8-16 09:50| 发布者: 橙橙橙橙| 查看: 211| 评论: 0|来自: 华尔街日报

摘要: 美国总统拜登在7月初预计美国从阿富汗的撤离不会重演越南战争结束时仓皇撤离的一幕,但事实证明,他的乐观主义是美国政府20年来在阿富汗问题上的又一次误判。塔利班以惊人的速度重新取得了阿富汗的控制权。 ...

7月初,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站在白宫的东厅,对阿富汗战争将像越南战争一样以可耻的方式结束这一说法感到愤怒。

拜登说:“不会出现人群从美国驻喀布尔大使馆的屋顶上仓皇撤离的情况。”拜登已在4月份下令美国军队于9月11日之前从阿富汗全面撤离

事实证明,他的乐观看法只不过是美国政府20年来在阿富汗问题上的又一次误判。

塔利班以惊人的速度重新掌握了阿富汗的控制权。20年来,美国一直在试图把阿富汗改造成一个安全、亲西方的民主国家,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在此期间有大约2,500名美国人在阿富汗丧生,大约15万名阿富汗人死亡。最近几天,美国派出了几千人的部队前往阿富汗,试图赶在塔利班封锁出口之前,协助那里的美国人及其盟友撤离。

据一位美国军方官员说,美军突击队周日在喀布尔破坏了大量装满机密资料的硬盘,以防落入塔利班之手。这与1975年美国海军陆战队在西贡的美国大使馆屋顶上烧毁带有敏感内容的文件如出一辙。

通过历时20年的战斗,并为建立阿富汗军事和非军事机构体系耗费了数万亿美元,美国历届政府遵循的战略都在无意间助长对叛乱活动的支持,不仅错过了谈判的窗口,最终还与塔利班达成和解,而阿富汗政府却因此丧失了通过谈判实现回旋的能力。

周日,喀布尔,一架美国军用直升机飞离美国大使馆。

图片来源:VICTOR J. BLUE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在这一过程中,美国低估了任由把持政府职位的地方军阀头目掌权所造成的损害,并对掏空政府机构的腐败现象视而不见。

美国的决策者高估了阿富汗军队保卫国家的能力,而且在最后阶段,对于塔利班可能接受除完全胜利之外的任何其他结果的意愿,美国谈判人员也作出了错误的判断。

这些失策几乎是在美国军队入侵阿富汗之后立即开始的。美国入侵阿富汗旨在对庇护乌萨马·本·拉登(Osama bin Laden)和2001年9月11日袭击事件的其他基地组织(al Qaeda)肇事者的塔利班政权进行报复。

美国人很快将塔利班赶下了台,到2002年时,塔利班已被击败。在美国民众对上述恐怖袭击的愤怒情绪中,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George W. Bush)的政府错过了机会,没有与被削弱的塔利班达成和平协议,也没有让其参与阿富汗未来的建设。布什很快将注意力转向了对伊拉克的入侵,分散了对阿富汗的关注和相关资源配置。

研究塔利班问题的权威专家、《寻找敌人:毛拉·奥马尔的秘密生活》(Searching for an Enemy: The Secret Life of Mullah Omar)一书的作者Bette Dam表示,美国之前是如此致力于追捕敌方武装分子,与此同时却对阿富汗本地人利用美国人解决他们自己与其他阿富汗人之间私人恩怨的做法视而不见。

Dam称:“他们在不认同盟友和线人的私人主张的情况下杀害阿富汗人。”她说道:“美国想要的是塔利班无处不在。”

2002年4月,阿富汗巴格拉姆空军基地附近的美军。

图片来源:ROBERT NICKELSBERG/GETTY IMAGES

由于塔利班被排除在国家未来发展之外,这个组织转向叛乱战争,并在随后数年里恢复壮大,蚕食美军力量,并将美国进一步拖入战争泥潭。2007年,美国在阿富汗境内大约有25,000名驻军;2009年,时任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下令增兵,最终使美国驻阿富汗的军队超过了10万人。

塔利班问题研究专家、海外发展研究所(Overseas Development Institute)的武装团体研究中心(Centre for the Study of Armed Groups)的联合主任Ashley Jackson表示,即使在那个时候,塔利班占据的地盘仍相对很少,而且可能愿意通过谈判来实现和平。

Jackson说:“错误在于没有在十年前与塔利班进行谈判,当时他们的要求更易于应对。”

奥巴马在2014年下令减少驻军,将作战主导权移交给阿富汗部队,但没有首先从塔利班处获得有意义的让步,后者当时可能认为天平向自己倾斜。在许多地区,叛乱分子开始建立影子政府,宣扬权力最终会回到阿富汗平民手中。阿富汗平民虽然经常对塔利班感到惧怕,但也对喀布尔政府的腐败感到不满。

2016年,美国一次空袭在巴基斯坦炸死了塔利班领导人阿赫塔尔·曼苏尔(Mullah Akhtar Mansour)。曼苏尔是一名商人,在塔利班高层中被视为一名实用主义者,对和平谈判抱有切实兴趣。

Dam说: “杀死曼苏尔是一个很大的错误。很明显,曼苏尔那时已经释放出了对谈判感兴趣的信号。”

6月,阿富汗士兵在马扎里沙里夫进行训练。

图片来源:PAULA BRONSTEIN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在整个战争期间,美国指挥官曾公开称赞阿富汗陆军、空军和警察不断提升的能力,还夸耀说,军事行动越来越由阿富汗人主导。虽然相关数字听起来令人印象深刻——拜登最近表示,阿富汗安全部队的兵力为30万——但事实上,在没有美国从空中或地面予以密切支持的情况下,阿富汗军队独立作战的能力从未像美国国防部所说的那么可靠。

“投入是很容易衡量的,像有多少武器啦,薪资水平怎么样啦,”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阿富汗问题专家Michael O'Hanlon表示。“无法衡量的是,没有我们在边上盯着,他们的战斗力会是什么样。”

阿富汗最好的军事单位是由美国特种部队训练出来的突击队,阿富汗将领严重依赖突击队为常规部队提供重大支持。这种方法有时颇为有效,但也让突击队疲于应付。多年来,美国指挥官就过度使用突击队问题向喀布尔方面多次发出警示。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周日强调了塔利班军队的实力。

他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的《与媒体见面》(Meet the Press)访谈节目中表示:“我们一直都知道塔利班处于2001年以来实力最强的状态。”

周日,喀布尔,孩子们追赶坐在悍马上的塔利班士兵。

图片来源:VICTOR J. BLUE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但布林肯在接受ABC News采访时也称,塔利班占领阿富汗各地的速度“确实快于我们的预期”。

前任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政府在卡塔尔进行的谈判没有邀请喀布尔政府参加,后者是在美国同意撤军后才获邀加入谈判的。这种做法使阿富汗总统加尼(Ashraf Ghani)失去了美军支持这一主要筹码。

在之后的几个月里,塔利班与阿富汗政府的代表进行了会晤。但在卡塔尔首都豪华酒店举行的马拉松式会谈中,这些叛乱分子从未为实现和平作出切实的让步,也几乎没有给出他们的详细诉求。这些叛乱分子只表示,他们希望在阿富汗建立一个伊斯兰国家,但没有进行详细说明。

2017年,喀布尔,阿富汗总统加尼在总统府。

图片来源:KIANA HAYERI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美军指挥官说,他们之前就对这种危险有清醒的认识,并警告过特朗普政府的官员,告诉他们塔利班只是在力争保住战斗成果的同时拖延谈判。

一位知晓这些谈话内容的美军官员周日表示:“我想不出有什么比‘塔利班不会谈判’这样的话更清楚的警告了。”

Jackson表示,美国“从未对和平进程有过任何投入,然后他们拿掉了所有可供他们支撑阿富汗政府的筹码”。她说道:“在为结束冲突做准备方面,这种做法真的很低劣。”

最终,美国撤军让美国之前犯的错误和喀布尔政府的弱点暴露无遗。

前总统加尼已逃离了阿富汗。据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报道,手持步枪的塔利班战士周日在加尼的办公室随意摆姿势拍照。

在华盛顿,各方各派开始互相指责甩锅。

在奥巴马执政时期担任中央情报局(CIA)代理局长的Michael Morell发推文称:“阿富汗目前发生的这一切并不是情报的问题。这是数届政府多项政策失误的结果。多年来在参与阿富汗事务的所有各方中,美国情报界对阿富汗局势的看法是最为准确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免责声明:

1、请不要肆意发布垃圾信息、虚假信息、重复信息;
2、所有信息发布必须严格遵守所有法律法规及本地、本行业相关规定,严禁发布带有任何违法或违规色彩的信息;
3、信息发布者必须自行对信息的有效性、真实性承担一切责任;

最新评论

登录之后发表您得观点!

文章排行

图文推荐